那心情酸爽到了极点!2000年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年三十晚上还有拜年的呢,第二天我们这边村和村都给用铁板隔开了,没事的谁也别出村。

我们刚开始还好说就是在家里陪孩子玩游戏给孩子做喜欢吃的饭菜,每天都是如此,可就在月初的时候不行了,因为有车贷还有大人孩子的保险都到期需要交钱,年前把欠别人的钱都还了就剩了点过年的钱,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就觉得每年过年初几就上班了,就没留那么多钱,疫情一来我就傻眼了…

居家隔离的心情说说